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彼岸下午茶

何处是归程,长亭更短亭

 
 
 

日志

 
 
 
 

我有一个芳邻<本文引用自蓝色的羽毛>  

2011-09-08 13:22:4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蓝色的羽毛《我有一个芳邻》

      虽说搬到新家的时间也不算短了,但跟新邻居们的真正熟悉也就是近来的事儿。之前因为孩子上学离得太远,所以只是周末回来小住一下,全当度个小假。且一回到家里就不愿再出门了,因此很少见到别的人。孩子放暑假后,才算正式搬过来,故而能经常见到以前只是点头打个招呼的她们了。

      住在我家对面单元楼的女主人,第一次见面是正准备出门的时候,孩子本在小院儿里给花儿浇水,忽然带着个女士进来了。她淡淡一笑,说她住在我家对面楼层里,正在装修房子,想看看我家的风格,就跟孩子打了个招呼让孩子带着她进来了。当时天气还有点儿凉,她颈上系了条长长的丝巾,衬得一头短发整整齐齐,人看上去很白净。她很快参观完毕,说我家的墙纸和地板跟她选的简直一模一样,又与我们道了声再见,就风似地走了。

      又过了许久的一个晚上,和几个邻居坐在小区漂亮的椅子上,闲散地聊着,从那边小径的暗中静静地走过来一个人,着一身宽松舒适的居家服,及至到我们面前,未等我们张口,她先开了口:大家好,你们都在这儿啊!“唔,嗯,是的,你好!”我本来就近视,一到夜里就更别提了,半天才反应过来是曾有过一面之缘的那位女士,也轻声打了个招呼,算是正式认识了。她象相识很久的朋友似的,坐下来自然地就扯开了话头,声音低缓沉稳,在有些沤热的仲夏夜里宛若一缕凉风,轻轻在人耳边吹拂着,又象是一泓清澈的溪流,在脚下缓缓地流淌。底气却也十足,只是我能一下子感觉出来她的优雅和娴静,那份平和和大气应是经历过一些人情世事后才能历练出来的一种沉静之美!自然而然的,话题更为轻松快乐,在那环绕着我们的因太过葱郁而在夜里更显幽暗的小树林一样的林木中回荡起爽朗的笑声也就不奇怪了。因她年龄比我们都大,我们就都称她张姐。

      会时不时地再见到张姐,有时晚上我们就在小区里边走边聊,没有固定的话题,想到哪儿就说到哪儿。累了,就坐下来歇着。她似乎从来不愿适应那些拘束严谨的穿着,常常一身休闲素雅的衣服,大多是棉或麻制品,看上去熨贴得不得了,就象她本人给人的舒适度一样。她常常是话题的中心,因她的沉静平和,和时而冒出的几句俏皮话儿。

      有天早上去给张姐送些东西,门打开,一张慵懒刚从梦中醒来的脸,猫一样懒洋洋的身子斜倚在镜前,淡淡微笑着:正做梦呢,梦见梁家辉了。——带着一丝小抱怨。“啊,是你的梦中情人吧?“我忍俊不禁,”那你接着做吧。”差点儿就乐出声来了。

      坐在那儿欣赏所拍照片,台灯发着暖暖温情的光,抬头突见一只绿色近透明的螳螂正小心翼翼地趴在上面,忍不住叫出了声,张姐却懒懒回了句:早就看到了。就似它是她朝夕相处的玩伴儿。

      真幸福啊!这是我最常听到张姐说的一句话了。只因有人叫她吃了顿极普通的家常饭。她会认真的品尝每一个菜,即便味道其实并没那么好,然后脸上挂着真诚的笑:好幸福,总能吃上现成的,象是一个极易满足的小孩子;漫步在林荫道上,轻声细语间,她会叹一声,怎么这么幸福啊!盈盈笑意中满脸知足。叫了清洁阿姨做保洁,看到人家蹲在那里擦地,竟觉过意不去般的有些内疚;有人若伤了她,她淡淡说起时却总是一副玩笑的口吻,就象从未曾经历过任何伤痛。

      定是天性使然,因而热爱一切美好的事物,张姐会花很多心思装扮家居。若有朋友来家,看到一些可爱的小玩意儿,只要开口夸赞,没等人家索要,她就大方地送给人家,竟不管自己还需不需要。她爱很多东西,却不擅长整理家务,去她家里,经常看到这儿一本翻开的书,那儿一把极可爱的日式小剪刀,木制的地板上,大小不一各种形状材质的收纳筐不下二十个,字画,皮包,毛绒绒的地毯,柔软的地垫,温情的置物袋,虽有些杂乱,却让人倍觉温馨,到处充满了浓浓的女人味儿。她喜欢漂亮的围裙,格子布的,素色纯朴的,粉粉可爱系的,就那样儿老老实实地穿在身上,让人以为她似乎永远在做家务。说了句什么,我们都笑了起来,她却神情自若,自顾做着正在做的事情。

     书柜怎么能少?很多的书,很多很多。架子上一副“细吟”,就象她立在那儿;谁写的“只为伊人憔悴”,恍若看到太多人为她心碎,”伊人“却一脸无辜。她爱张爱玲,爱三毛,爱吴淡如,爱夏奈尔,爱LV,爱安娜苏。看她的空间,轻灵旷远,字字珠矶,满是灵动之气。

      她比我更爱拍照!随便坐在哪儿,都会微微侧头,轻闭双唇,眼含笑意,随时准备一个最美的姿态示人。一头柔顺的头发,发出的暗暗的褐红色光泽正配她的肤色。偶尔略施脂粉,更显唇红齿白,干净清爽,象一杯清茶,清淡宜人。

      她家后面的小院里种满了各种花花草草,几株玉米修长挺拔地迎风而立,在风中招展着长长的绿叶;青花瓷的盆里应是小鸟衔来的种子长成的小草纤细又柔嫩;广口的铜盆并肩靠在一边,里面满是雨水;另一个圆润有加的描画了鱼儿的瓷盆,里面装满泥土,有小苗儿在蠢蠢欲动;几个原色的小圆木墩高高低低站成一排,簇拥在久经风雨的黑色柳条筐下;文艺墙上一束采来的野花被安放在手编蓝里,虽已成了干花,但仍能看出那里的美;铁艺衣架勇士般为它们遮风挡雨,那个从旧货市场淘来的赭红色的憨态可掬的极可爱的小女娃娃躺在脚下,张着笑咪咪的眼睛,有些神似张姐;一阵风刮来,吹倒了衣架,她叫了起来:我的漂亮衣服!还会告诉我们:这个院里好多漂亮的野猫呢,它们时不时地会跑来,我就把一些吃食给它们,这些小家伙来得更勤了呢!言语间透出一丝得意。

      她是张姐,感恩,良善,偶尔的诙谐,纯净的眼神,简单朴实的话,都在不经意间那般地让人触动。

  评论这张
 
阅读(514)| 评论(2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