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彼岸下午茶

何处是归程,长亭更短亭

 
 
 

日志

 
 
 
 

苏兰姐  

2009-06-28 19:35:4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店里的萍萍和玺玺,是姐妹俩。

她们的母亲,就是我的堂姐。小时候,奶奶一直叫堂姐“苏联”,后来才知道,她真的叫“苏联”。上世纪六十年代,中苏关系出现紧张,可能是害怕,堂姐又改叫“苏兰”,从那以后就没有再改过。

前几天,苏兰姐去做了青光眼手术,医生当时说得很严重,我心里亦不免有点紧张。我知道眼睛对于谁来说,都十分重要,不仅仅是她。写这篇文章,主要是想等苏兰姐术后视力恢复,可让她的女儿读给她听。苏兰姐识字不多,却见多识广,性格开朗,出语幽默,虽是平凡之人,却每每给我很多感动。

记得小时候,在村子里,不管谁家过事,永远都有苏兰姐的身影。因为她手很巧,会裁缝,会绣花,会捏花馍……她帮人家忙,永远不知道累,从头至尾,喜欢大包大揽,好像就是自己家里的事情一样。这样的人,有谁不喜欢她呢?

村里有个风俗,过七十的老人,总要提前把寿衣做好。据说是能添寿。于是,几乎全村的寿衣,都会请她来做。今年我的父母也满七十了,我请苏兰姐,和我一起买布,一个老人,从里到外,要做七八套。 就是这个识字不多的农村妇女,从来不看什么裁剪书,也不用量体裁衣,只用眼睛上下一扫,就能知道其身高,应该扯多少布, 也不用尺子,又是眼睛一瞪,她那双灵巧的手就是尺子。看着她游刃有余地画线、剪衣,就像当年文惠君看疱丁解牛,真正是一种享受。一天下来,做成后,竟分毫不差。爸爸试穿时,是那样的合体,就像地主老财!

苏兰姐家原来做生意,后来赔了,而且还不少,曾有过一段非常艰难的日子。但我总觉得我们村的里人,天生的乐观,再大的事,也能轻松的面对,困难从来没有压倒过他们,苏兰姐也是这样的人。有时回村去看她,或许她正在给别人谈要紧的欠款事,但只要看到我出现,哪怕是眼里正含着泪花,也会笑着说:这身衣服真真好看!听了这话,真不知是该陪她哭,还是陪她笑呢?

苏兰姐总是喜欢把事情往好处去想,对生活少有抱怨。虽说生意没做成,蚀了本,可却也把全村多少代人未曾见过的很多风景都看过了。我有一次问她:姐,去过最美的地方是哪儿?她脱口说:霞山。我不知道霞山在哪里,问她是不是我妹妹惠霞的那个“霞”?她说不知道。反正,那个字“抗稠多吊”(本地土话,意即这个字看起来笔划稠密且长长的),很难写的。当时从日本回来正学说中文的鹤子,听过之后,新鲜得不行,把这个词,挂在嘴边,足有好几个月。

苏兰姐有时来店里,总抢着做饭。她用过我们的青花瓷面盆,心里美滋滋的。回到村,逢人就说:人家和面用的都是古董,一到那里,就想一股劲儿地和面。这让我想起她曾经说过的话,当时村里有家铁匠铺,打的锄头十分好用。她也是逢人就说:一见他家的锄头,就想一股劲儿地锄地……

有一次,老公一直在重复着她的种种笑话,笑得差点把车开到沟里。

苏兰姐就是这样一位很普通的人。人简单,心也简单,却又是那样的热爱生活,乐于助人,乐此不疲,乐在其中。这些天,我一直在默默地祈祷:希望她的眼睛能早一天好起来!因为在苏兰姐的眼中,这个世界虽然有许多苦难,但那轮明晃晃太阳,始终高悬于在头顶,照着她,照着我们,也照着她所熟悉或不熟悉的人们!

 

 

 

  评论这张
 
阅读(325)| 评论(1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